豪哥前言:说真的,哪里有人会甘愿做浪子,只不过是寻不到归处。

今天,王杰五十六岁了。年过半百,依旧形单影只。

前一阵子,王杰发表一篇名为《珍重》的微博,他说到:“让我的故事在此画下休止符吧……珍重,告别……”

不禁让人想到是否这是他与娱乐圈告别的一封诀别信。

世人皆道他是浪子,可在我眼中啊,他更像是一个漂泊的游子,怀揣着一腔永恒的乡愁,在这尘世间辗转浮沉。

无人会,浪子心。

无人解,游子意。

2015年深圳演唱会现场上,王杰自嘲道,“由于自己不太善于交际,所以没有特别的嘉宾来……”

还未等他说完,台下歌迷疯狂大喊,“我们是来看你的,不需要嘉宾”。

王杰站在台上,良久,哭了。

那一刻,跌宕起伏的前半生在他的眼前匆匆掠过。

他的母亲、他的恋人、他的妻子、他的儿女、他的音乐梦。

他们似乎都远去了,而在他的心里,纵便千帆过尽,却永远横亘着沉舟一艘,尽管锈迹斑斑,拉之欲朽。

想来他这半生,就像他的歌里唱着的一样,一场游戏一场梦,几分伤心几分痴。 

1986年,随着崔健在北京工人体育馆的那一声狂吼:“我曾经问个不休,你何时跟我走,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正式开启了内地流行音乐之路。

封闭的内地像蒸熟了的沸水刚刚被揭去锅盖,迎面扑来源源不断的热流,此时的人们,对流行文化急切的渴望着。

1987年,王杰出道了。

为什么道别离,说什么在一起,

如今虽然没有你,我还是我自己。

《一场游戏一场梦》就这样横空出世,清亮而伤感的歌声,夹杂着摩托车的噪音从路旁呼啸而过,在空气里久久回荡。

有人说失恋别听王杰,他的歌声犹如一个超强磁场,一靠近就再也无法忘怀。

所以,他一出道便惊艳了整个华语乐坛。

王杰的嗓音相当独特,辨识度很高,充满感情的演唱方式让歌曲具有强烈的感染能力。

同时王杰亦具备与众不同的高音,在演绎歌曲时往往能透过充满穿透力与爆发力的嗓音,将歌曲的高低起伏诠释得淋漓尽致。

紧接着,原创歌曲《安妮》一曲攀登香港各大流行榜冠军,《忘了你,忘了我》创造销售热潮,突破50万张。

《你是我胸口永远的痛》登上新加坡龙虎榜冠军远超年度亚军,直逼当时的天皇谭咏麟,《是否我真的一无所有》缔造历史新纪录及奇迹,销量突破60万张……

一张接着一张,王杰声名鹊起,名利纷至沓来,无数的商演、电影、广告纷纷找上门来。人生所能拥有的东西,他都拥有了,一时风头无俩,人生得意,春光无限。

当年,刘德华还跟在他身后跑腿,张曼玉还只是一个在王杰MV里面客串新人。

1987到1992年四年间,一年两张专辑,张张白金。演唱会从香港开到台湾、新加坡,座无虚席。

一身皮衣,加上重型机车冷酷造型,就成为90年代街头年轻人争相模仿的新潮流。

从出道开始,王杰便马不停蹄的工作、出专辑加上拍戏,广告、演出、采访。

档期满满当当,演唱会从来没有嘉宾,一个人从头唱到尾几个小时不间断。

有时候当他刚刚坐下来夹起一口菜刚要放进嘴里的时候,记者就开始不停的提问。

整日的奔波,王杰的体重从130斤降到90斤,还经常伴随胃吐血和绞痛,身体几乎垮掉。无奈,只能选择退隐远赴加拿大休养身体。

处于事业巅峰的王杰,就这样渐渐淡出主流视野。

复出后,流行乐坛正式进入偶像时代,四大天王横空出世,此时的王杰,境况早已不可同日而语。

8年之后,重回舞台,声音已经变了。那一年,他重新站上舞台,一亮嗓,人们惊呼,这还是以前的那个王杰吗?

就在他复出不久后,正准备大展宏图,重振昨日雄风的时候,不幸惨遭人下毒,嗓子彻底坏掉,事业再无起色。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

那些年的风光无限,还真像是梦一场。

深爱的女人、信任的朋友、热爱的音乐、都一一浮在头顶,像一场轰然远去的梦。

而今一朝梦醒,不知身在何方。

王杰这一生,都在追逐一个家的影子。无奈的是,他似乎注定是一个过客。

这世界非他家,他所得的温暖也不过是浮生一梦枕黄粱。

还是孩童时期,他就尝尽孤苦的滋味。尽管他有一个家,可他却从未感受到家的温暖。

王杰从小就是童星,这个现在听起来令人羡慕的名词,在王杰身上却显得如此不同。

He was a child star since he was a child, but this admirable noun seemed so different to him.

他做童星的时候,是那群小孩里吃的最香、片酬最多的那个,但是父亲仍旧打他。主持人问,为什么这个孩子这么能赚钱,父母还有打他呢?

王杰说,因为他爸爸比他更能赚钱,而妈妈打他,则是来自于对爸爸和家庭不满。

12岁时,父母离婚了,王杰跟着父亲生活,而父亲忙的根本无暇顾及他。

在王杰心里,也许自己就像一个孤儿。

所以,在14岁时,看着别的同学带着妈妈给自己做的饭时,才会一个人,躲在无人的角落里默默流泪,写下人生的第一首歌《娃娃在哭了》。

娃娃在哭呀 妈妈不在旁

娃娃到处寻找 找也找不到

我的妈妈悄悄走了

为何把我留下

不管是天 是海 是地

我要把你寻找

他就在这样的环境中孤独地长大了。人生天地间,有父有母,却仍像一个客子。

长大后的王杰,依然如同浮木一般地漂泊着。就这样,遇上了他生命中的第一个女孩。

15岁那年,王杰在同学的生日party上认识了一个漂亮的混血女孩儿。

王杰请她跳舞才发现她患过小儿麻痹,王杰并不在意他们的舞步不协调更不管周围人的嘲笑,他们就这样相识相恋了。

因为女孩的腿脚不方便,他就背着她上下楼。两人的感情日渐亲厚的时候,女孩却要随父亲回国了。

最后的诀别,王杰如期而至,却没有等到他爱的女孩。

后来,王杰收到女孩父亲的来信,得知她已在一场车祸中丧生。

这段懵懂的初恋就这样无疾而终了。多年后,王杰却还是无法释怀,于是写下了那首《安妮》——

难忘记你我曾有的约定

长夜漫漫默默在哭泣

心中无限痛苦呼唤你

安妮我不能失去你

那个女孩,就叫安妮。

情之为物,不敢猜想,哪堪思量。

第一段感情的伤口还未愈合,第二个女孩就这样冒然地闯入了他的生命之中,给他的生活带来暴风雨般的骤变。然后,再一次不告而别。

那一年,王杰还讲着一口不太流利的广东腔国语,会把“虾仁蛋炒饭”念成“杀人蛋炒饭”。

每星期一三五教跆拳道,二四六当溜冰教练,偶尔也在夜晚推摊子和警察赛跑。为一日三餐奔忙的剩余,才用来喂饱自己的灵魂。

他写歌,幻想有一天能不再为生活奔忙,总觉得日子还很长。因此,尽管寂寞,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悲伤。

He wrote songs and imagined that one day he would no longer be busy with his life, and he always felt that his days were still very long. Therefore, although he is lonely, there is not much sadness with him.

那时的他,一无所有,只有梦想和热情。

At that time, he had nothing, only dreams and enthusiasm.

认识她缘于一场英雄救美。

一次,刚刚下班的王杰看到女孩被一群混混团团围住,争执不休。

王杰没多想便上前和混混们厮打然后带着女孩骑上摩托绝尘而去。他们就这样在一起了,然后结婚,有了自己的孩子。

原本以为这便是一个圆满的故事了,可生活不是电影,它往往给我们一个浪漫的开头,再给我们一个现实的结局。

We originally thought that this is a complete story, but life is not a movie, it often gives us a romantic beginning, but gives us a realistic ending.

那时,当兵的王杰好不容易盼来一次假期,回到家,抱着六个月的早产儿,已无处觅得孩子母亲的踪迹。

后来,他终于知道了她的过去,原来在认识他之前女孩已堕胎三次了。

他从医生的口里得知这个消息,曾经的美好轰然倒塌,埋葬了他的一片痴心。同时埋葬的,还有他的青春。

原来,是自己将一片真心错付了。弱水三千,他终究不是她想要的那一瓢。

这个时候他没钱没地位,能够给予别人的,只有爱,能够被骗的,也只有爱。

后来,当他有名有利有钱时,拥有的越多,失去的也就更多。

起初,他一无所有,空有爱。

后来,他什么都有了,却依然等不来一份爱。

1993年,王杰与第二任妻子莫绮雯的婚礼轰动整个香港,城中权贵悉数盛装捧场。

台视、香港电视台都为这场婚礼作特别节目,还邀请刘德华、杜德伟等艺人共同祝福。

我们该庆幸浪子终于找到了港湾,然而这段婚姻也仅仅维持了4年。

现任妻子对前妻留下的女儿的冷漠绝情,而王杰在当红时累计的几亿身价,被莫绮雯几乎榨干。于是,王杰毅然断了这次婚姻。

这一次,留给王杰的不是爱情之伤,而是骨肉别离之痛。

儿子被判给了妻子抚养,他只能在想念中度日。当他远赴他国为见一面孩子,得到的却是懵然不识亲生父亲的结局。

这一次打击对王杰来说是致命的沉痛。

后来,王杰把这段经历写进了歌里,就是那首《如果我老了,你还爱不爱我》。

当你变得更强壮

会不会记得父亲是我

也许我会在你记忆中沉默

人生几十载,爱情像走马灯一样在王杰的生命中穿行而过,他的生命中来来去去不少人,却没一个能陪他走到最后。

冥冥之中,他注定成为一个漂泊的浪子。

He is destined to become a wandering prodigal son.

真应了那句诗: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

天地之大,却无一处是他家。不得以,他成为一个浪子。

可是啊,谁甘愿漂泊,谁甘愿孤独,就像他在《谁明浪子心》里唱的:

可以笑的话 不会哭

可找到知己哪会孤独

偏偏我永没有遇上

问我一生足印的风霜 怎可结束

尽管他不断对自己和他人说,他看透了,看透了。

可到底是寂寞,所以哪怕伤透了,看透了,他仍然说: “希望上天快点赐给我一个人。”

 

有人说,王杰这一生,真应了他那首《一场游戏一场梦》。

可在我看来,若真有一首歌可以代表他这前半生,那应该是《英雄泪》:

云里去 风里来 带着一身的尘埃

心也伤 情也冷 泪也干

悲也好 喜也好 命运有谁能知道

梦一场是非恩怨随风飘

看过冷漠的眼神

爱过一生无缘的人

才知世间人情永远不必问

热血在心中沸腾

却把岁月刻下伤痕

回首天 已黄昏 有谁在乎我

山是山 水是水 往事恍然如云烟

流浪心 已憔悴 谁在乎 英雄泪 

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敬请联系删除

本文来自:淘漉音乐 (ID:taolu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