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炎是西医的病名,西医把鼻炎分得比较细,有急性,慢性之不同,慢性鼻炎又有单纯性、肥厚性、萎缩性以及过敏性之不同。另外还有鼻窦炎,亦类似于鼻炎。其治法一般是见症治症,或者宣通鼻窍,或者消炎杀菌,甚或手术切除。就我所体会,中医的治疗思路和方法显然比西医更为高明有效。

从中医来看鼻炎到底是什么病呢?

中医一般称为鼻鼽、鼽嚏或鼻窒。鼽即鼻出清涕,嚏乃鼻中因痒而气喷作声,窒是以鼻塞时轻时重,或双侧鼻窍交替堵塞,反复发作,经久不愈,甚至嗅觉失灵为特征的慢性鼻病。中医在两千年前即明确地诊断了此病,并且提出了有效的治疗思路和方法。

鼻炎的本质是正气不足,无力祛邪

《内经》认为:“肺开窍于鼻”,故鼻病似当责之于肺。

但人体是一个动态的阴阳气血脏腑经络的平衡体,凡病需要整体辨证,以求其根本。且多数慢性病往往不拘泥于一个脏腑的问题,而是整体影响,所以,治疗鼻炎当然也不能拘泥于肺脏。

中医认为鼻炎多因脏腑功能失调,再加上外感风寒,邪气侵袭鼻窍而致。此病往往缠绵难愈,一则是正虚而邪恋,二则是外邪久客,化火灼津而痰浊阻塞鼻窍。因此五脏六腑功能失调为本,主要包括肺、脾、肾之虚损。

脾属土,为肺之母,脾虚则肺之生源化绝而肺虚;肾属水,金水互生,且肺纳气归于肾,二者互相影响。因此,治疗鼻炎先需治本,重点是温补肺气、健脾益气、温补肾阳。正气是祛邪的基础,扶正即所以祛邪,治鼻炎如此,治疗其他大病亦如此。

正气是我们身体健康的保证。正气足则自动寻找体内客伏的病邪,并且会努力祛邪外出。鼻炎是外邪客于肺脏,因肺气不足,无力祛邪,导致邪气久客。邪客愈久,其病越是缠绵。正愈虚而邪愈盛,且变症百出,渐而成难治痼疾。其本全在正虚,而标不过是鼻炎所出现的各种相关症状。

目前的中医常规治疗思路往往跟着西医的屁股走,治标不治本,在炎症上下功夫,见炎就用苦寒伤正之药。常见有人用银花、连翘、公英、紫草、丹皮等杂施滥投,且美其名曰既清热凉血而化瘀,又具抗变态反应之效而有利于调节免疫功能。

如此治疗,是用西医的思路指导中医的临床。这样的治疗根本就是南辕北辙,误已害人。况且,更有西医医生开中医处方,根据就是中药的有效成分,或者是中成药包装盒上的说明。

病人千万谨慎小心,不可滥吃西医开的中医处方。用西医理论指导中医,整个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怎么现在反而成了常规了呢?!或许是经济利益的原因吧。

鼻炎的热症是假象

鼻炎患者往往会出现鼻中有黄涕,或者鼻痒,鼻热等表现。曾有古代医家对鼽、嚏均从火热病机而论。如元代的《素问玄机原病式》指出:

“鼽者,鼻出清涕也。或言鼽为肺寒者,误也。彼但见鼽嚏鼻窒,冒寒则甚,遂以为然,岂知寒伤皮毛,则腠理闭密,热极怫郁,而病愈甚也。

“嚏,鼻中因痒而气喷作于声也。鼻为肺窍,痒为火化,心火邪热干于阳明,发于鼻而痒则嚏也。或故以物扰之,痒而嚏者,扰痒属火故也。

据于此,一些中医就辨证鼻炎为风热犯肺,于是大量地滥用寒凉解毒中药。岂不知这些所谓的热症其实都是假象,是标象。让我们分析一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鼻炎热证的中医辨证

外感风寒之后,正气不足,无力祛邪,于是风寒邪气内伏于肺窍,久而化热,灼津成痰。此时如果只是见热清热,就会犯见症治症的毛病。为什么会出现热象,根本还是正气不足,邪气内伏,郁而化热。

所以,越是清热,越是伤正;正越虚则邪越伏。如此治法,必然会把一个普通的感冒或者急性鼻炎治成慢性鼻炎,且越治越重。所以说,治疗鼻炎一定要用温药。临床上比较常用的方法是辛温解表,而苦寒之剂根本就不是治本之道,不过是庸医用以害人的工具而已。

即使是病人表现为风热之象,亦需在辛温解表的基础上配合少许辛凉解毒之药,万万不可一意清热解毒为能事。如此治法,那是把鼻炎往大病重病上治,是根本不付负责的做法。

炎症的本质是抵抗反应

鼻炎,顾名思义,是鼻子发炎了,是鼻子里有细菌引起的发炎。如果这样看的话,西医用抗生素是有道理的。因为抗生素可以消炎杀菌,治疗炎症应该药到病除。

事实上结果如何呢?我不说大家也知道,用抗生素治疗鼻炎,百无一愈,而且越治越重,甚至于渐而治成顽疾。君不见多少鼻炎病人反复用抗生素,但数年、数十年不能痊愈。

有的人得病后常常自行用些消炎药,认为抗生素能包治百病。这是西医病名引起的祸根,叫某某炎的,不一定就是细菌感染引起的炎症。比如鼻炎,根本就与细菌无关,面对这样的炎症,抗生素有劲也使不上。且抗生素性寒凉,伤害阳气。滥用抗生素,不但不能治病,反而会适得其反,导致机体阳气损伤,病情加重。

需知炎症的实质不在于什么样的细菌感染,而在于病人的体质因素。有什么样的体质,才会导致什么样的症证。比如,同样是一种葡萄球菌感染,三阳体质的人发为高热,治疗可以解表,清阳明,枢少阳。而三阴体质的人则发为低热,或者反复寒热,这时要扶三阴之阳气,而不是清热。

事实上,当前的三阴体质占了大多数,感染细菌(中医称为感受外邪)之后,其脉多属沉软,已经极少有真正的浮紧脉了。因此说,中医眼中的炎症,大多是寒证,而非热症。见炎即认为是热,而且非寒凉不用,非解毒不止。如此治疗是见标不见本的治法。

我一直呼吁社会谨慎看待抗生素,不要把抗生素神化,认为其能杀死所有的细菌。要知道,西医本身也并不主张滥用抗生素的。况且,在国外,抗生素的使用与管理非常严格,大街上的药店里根本就不太容易买到各种抗生素。因为西医也发现,抗生素的滥用导致了细菌的耐药性增加,同时也造成了新的疾病的出现。

中医认为,只有阳气比较充足,或者相火比较旺的人,才可以适量地应用抗生素,但也不能长期应用。这样的病人一般脉比较洪大且沉取有力,多见于一些实证患者。但正常人脉多显沉软,那是相火不足的反应。所以,本来机体已经偏于阳虚了,怎么能够滥用寒凉的抗生素来消灭不足的真阳呢。

过敏的反应也即是人体防御系统对外来邪气的抵抗

鼻炎常常被认为是过敏反应。春季是过敏性鼻炎高发期,很多患者都因对花粉、粉尘过敏,出现流鼻涕、打喷嚏等症状。那么,什么是过敏呢?我们接着再分析一下过敏性疾病的本质。

过敏性疾病的本质

人体正气有两个作用,一是保证健康,二是祛除邪气。

过敏反应即是正气的祛邪反应。比如遇到冷气侵犯皮毛,人体就会打喷嚏,这是肺气的排邪反应。如果吃到不易为人体接收的食物,胃肠就会促进排出,产生腹泻,这是胃气的排邪反应。

如果皮肤接触到伤害正气的物质,就会在局部产生红肿热痛等反应,这是正气鼓动的局部祛邪反应,表现为各种皮肤红疹。如此等等,西医认为是过敏反应,是疾病,但中医却认为是正气的正常排邪反应,而并非疾病。

过敏性鼻炎患者,每于秋冬呼吸冷空气即加重病情。这是因为正气感受到寒气的入侵,奋起抵抗。但因为正气不足以完全祛邪外出,邪气亦因正气阻隔而难以内陷,所以,正邪会交争于肺的层次,表现为鼻炎发作。

这时的过敏反应正好是调整身体正气的最佳时期。扶正即可祛邪,从而完全恢复健康,而如果伤正即会陷邪于里。这两种治法的结果都会出现鼻炎症状消失,但一种是正旺而邪退,一种是正虚而邪陷。

这就象日本鬼子侵入中国一样,中国人民八年抗战而赶走鬼子,恢复大好河山。如果中国人民放弃抵抗,让鬼子占领中国,似乎也得到了合平。两种结果,我们应该如何选择?相信每一位中国人都有明确的答案。治疗鼻炎亦是如此,治疗其他疾病亦可做同样的比喻。

西医治病,极为重视病因。对于过敏性鼻炎来说,西医认为如果能祛除花粉、粉尘、寒冷等过敏因素,可自行痊愈,或是局部鼻喷激素来控制过敏炎症,缓解不适。其实,这只是治标不治本,下次粉尘来袭,还是会复发。

中医认为,治病要治本。

中医认为,治病要治本。本是什么,是人体的正气,把正气扶起来才是治病的王道。正气足了,自然就会恢复健康,而健康的身体根本就不怕花粉、粉尘、寒冷等等的刺激。

由此亦可分析一下西医对其他过敏性疾病的治疗思路。西医认为一定要努力找到并且祛除过敏源,舍此无他法。临床我所诊治的不少花粉过敏、胃肠过敏等患者,都拿着一张西医帮助找到的过敏源列表来看病。其实非常可笑,想一想,病人真的能一辈子不碰花草,一辈子不吃面食吗?

这种所谓的治疗,其思路根本就是错误的。治疗此类过敏性疾病,关键在于内求,而不是外求。内求是扶助正气,以正气为治病之本。外求是找客观原因,不过是暂时地躲开致病源而已,根本就不可能治得好病。

治疗鼻炎,扶正才是关键

综上所述,正气是治病之本。舍此而他求,不过是治疗标象,糊弄病人而已。这么简单的道理,奈何不少庸医就是不懂。比如临床所见不少庸医治疗肝炎、肿瘤、胃炎、风湿性关节炎等病,钟意于苦寒解毒,滥施凉药,而不知温补。需知,若外邪入侵,顾护病人的正气即是最根本的治疗。

正气是治病之本

现代西医是实验室医学,相信看得见的东西,根本就不理解什么是生命,西医把生命看成是一些组织器官细胞的组合体而已。所以,西医相信刀剪的力量。再者,西医把致病源与人体健康完全地对立看待,所以会发明各种抗病毒、抗细菌药物以杀死致病源。

受这种观点影响,不少中医的临床治疗观发生了改变,开始相信药物对致病源的直接杀灭作用。于是就偏爱清热解毒之类的中药,因为据称它们含有某些杀菌成分,对于某些致病菌有杀灭作用。

岂不知指望通过药物直接把疾病治好,那根本就是南辕北辙的想法。疾病的本质是受邪气干扰,人体正气的平衡被打破,出现了阴阳气血脏腑经络的不平衡状态。而真正意义上的治疗应该是恢复正气的平衡,而不是拘泥于杀菌消炎。

再者,所有的药物根本就不可能在体内直接杀死致病源,而是刺激机体的正气产生排邪反应而已。所以说,冀希望于苦寒解毒中药,何如直接扶足正气,配合以祛邪之法。

临床上我以这样的思路治疗一些大病重病,收到了相当不错的效果。而且频频能从西医抗生素底下救治一些生命回来。我认为,其根本就是相信人体正气的力量,治病先扶住正气,让正气去祛邪,去调整周身的阴阳气血脏腑经络的平衡。这样的思路一样可以应用于治疗鼻炎,扶正即是治鼻炎之本。

滥用西药,导致病情反复,缠绵难愈,且损伤体质,大病丛生

鼻炎是多发病,但并非是不治之症。但现实是西医治疗鼻炎,往往会把简单的病治成慢性病。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为什么简单的病往往会治成慢性病

以激素为例。现在西医发明了鼻用糖皮质激素,由于使用方便、价格便宜、可长时间使用等优点,已在2001年被世界卫生组织推荐为过敏性鼻炎治疗的首选用药。但请问,自从发明了鼻用糖皮质激素,是不是过敏性鼻炎都消失了呢?答案是根本没有,而且越治越多了。

激素的作用是什么?是激发人体肾中所藏的元精元阳,以此来祛除邪气。短时应用能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如果反复使用,长期应用,则会因调动元精元阳太过,导致肾之疲惫。

肾气充足是健康的根本,也是各种疾病得以恢复的原动力。如果肾虚,则正气之根本不足,难以完全祛邪。久之邪气必然久客,甚至可能深陷入三阴层次,导致其他大病重病的发生。

关于抗生素的滥用,这个话题我曾经在空间里反复地写文章讨论过,大家可以找来以前的文章看看。这里只对鼻炎谈抗生素的滥用。

以临床所见的鼻炎病例中,100%都滥用过抗生素。事实上,滥用抗生素只会导致鼻炎迁延不愈。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看到哪位鼻炎患者因为用了抗生素而治愈了。

对慢性鼻炎患者来说,感染细菌只不过是诸多病因之一种。即使是西医亦承认,除非出现高烧、鼻子有脓性分泌物时,才考虑是细菌感染,可选择性使用抗生素,其他时候根本就不应该滥用抗生素。

滥用抗生素的危害

滥用抗生素的危害极大。抗生素寒凉伤阳,导致正气愈虚而邪气愈盛。对于三阴体质的人来说,极易致正虚而邪陷入三阴。从此,手脚发冷,面色青暗,食欲不振,精神萎靡,这都是正伤邪陷之象。如果不知悔改,久之必然大病丛生。

我曾经在奥地利治疗过数例此类过用抗生素的病人,包括鼻炎、膀胱炎、胃肠炎等患者,个个精神不振,面色无华,食欲不振,甚至于病人自己说,如果再不停抗生素,感觉自己的命快没有了。而经过一段时间的针灸治疗后,都可以完全停止抗生素而且诸症皆好转。

西药滥用的影响

再者,扑尔敏,新敏乐等西药的滥用,亦对健康影响极大。此类药物可预防和治疗过敏反应,可以短时有效。但这类药物能进入手少阴层次,可引起嗜睡。手少阴属心,是人体君火所藏之处,君火主管全身五脏六腑的协调平衡,主神志。如果西药伤及心,则会影响到五脏六腑的病变。

《黄帝内经》有言:“主不明则十二官危。”

再者,心神主管人之精神、情志以及思维、智力、意念等。心神受损,对健康的损害极大。我的观点是,此类药物,能离多远就离多远,永远也不到让它伤害我们的心神。

至于西医发明的鼻用湿化剂、激光,微波或者等离子射频等等,不过是见症治症,帮助减轻鼻腔内稠厚的分泌物和痂皮,根本就不是治本之道,也不可能一劳永逸地治愈鼻炎。

手术方法的危害

手术方法是某些症状影响了生命而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才做的最后选择,怎么也不可以随随便便地就在鼻子里切上一刀。内伏的风寒邪气未祛,而拘泥于见鼻治鼻,滥用手术,切除组织,则会导致永远也不可能完全恢复鼻的功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