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查看精彩视频)

领航名人馆

陈东升

1983年 毕业于武汉大学政治经济系

1988年 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

《管理世界》杂志社常务副总编

1988年 开创中国500家大型企业

评比先河

1993年 创办中国嘉德国际拍卖

有限公司

1994年 创办物流公司宅急送

1996年 创办泰康人寿保险股份

有限公司

1

九二年:

改变国运、改变命运

1992年,对中国来说是传奇的一年,对于陈东升个人来说也是一样。

彼时的陈东升,还在《管理世界》杂志社工作,他在80年代末首创了“中国500强企业的评选”

他由此发现,一个国家拥有世界500强企业的数目,与它的经济地位是完全正相关的。因此他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中国要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一定要拥有一批世界一流的跨国企业。”

邓小平南巡,改变了社会的共识,给了社会主流精英一个信号:下海,去创业,是一件光荣的事。于是,一股下海试水中国现代企业制度的潮流就掀起了,这批人被陈东升命名为“九二派”

1992年,35岁的武汉大学经济学博士陈东升,揣着中央刚刚出台的有限责任公司和股份有限公司规范条例的文件,“义不容辞”地从体制内辞职下海了。

这个决定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光有实业报国之心不够,陈东升又是如何做到在1993年1994年1996年,短短四年内,连续创立了中国最早一批卖行物流公司保险公司三间看似完全不相关的企业呢?

2

九三年至九六年:

既有偶然,又有必然

陈东升的创业故事总是在寻找一个行业空白,创造一个行业标杆,带动一个行业发展。拍卖、物流、保险,他赚的是古人今人未来人的钱。他用“既有偶然,又有必然”来形容自己的决定,用“世界经济的雷达去看盲点,哪个地方是空白点,没人做,我去做,我就是这方面的专家。”

80年代末的时候,中国了解世界只有两个主要窗,一个是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最后的国际新闻5分钟,还有一个就是《参考消息》

通过观察,陈东升发现80年代是西方艺术品的一个高潮。那些“那么神秘、那么高雅、那么刺激”,看似高不可攀的、仰望星空一般的画面,从此深深扎根在陈东升的心里。

这些偶然的画面,也在日后,当陈东升的一个员工,拿着《羊城晚报》“中国5000年的璀璨文明,居然没有一家艺术品拍卖公司”,而提议这是个好点子时,陈东升很笃定“要办就办西方那样的拍卖行”

创办物流,得益于陈东升在日本留学的弟弟,说日本有个宅急便服务很方便,中国没有,陈氏两兄弟就决定要在中国也创办一个,“我们两个人,两天两夜都在兴奋之中”,取名叫“宅急送

“年轻人要有冲劲”,那时候谁也没有想过,有一天中国的大街小巷,会跑着他们一拍即合的“送货黑猫”

保险就更有意思了。1990年,陈东升到日本访问,看到满街的“东京生命”、“日本生命”、“东京火灾”很震撼,陈东升很

在得知“火灾”就是财产保险公司,“生命”就是人寿保险公司后,陈东升很惊讶,“人寿保险公司这么大的生意”。于是,一颗人寿保险的种子,就埋入了他的心中。

在许多人看来,陈东升同时实现了三个不同领域创业成功的梦想,然而陈东升的秘诀却非常简单:定位清晰心无旁骛

3

九六年:

从坐冷板凳到跻身世界500强

1992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几家国有企业联手,向人民银行申请创办中国第一家财产保险公司,却被要求改办他们“不懂、也不敢”的人寿保险公司时,陈东升嗅到了商机

“这么好的机会,你不办我来办”,他第二天就跑到了北京王府井新华书店,把所有有“保险”两个字的书,全部买了回来。

那时,陈东升没有钱不懂金融没有政治背景,却逢人就说自己要办一家人寿保险公司,“所有人都觉得我是神经病”,你凭什么能够办一家人寿保险公司

当时,大家追逐的是证券公司信托公司“还有那个时候最时髦的,城市合作信用社,就是现在的城市商业银行的前身”,也有人劝他改行,他却下定决心要坐冷板凳

 “我觉得信念很重要,我很坚定”,就创办了这家公司。

为什么不放弃?他看好中国发展的大趋势,看到对于日益庞大的中产阶级来说,买房买保险将是最大的需求。世界五百强企业里面,人寿保险公司有50家“我觉得人寿保险是一个非常好的产业,就坚持我要拿人寿保险牌照”。最后可能也是执着感动了监管人员

坐了四年的冷板凳,1996年,国家放行第一批保险公司,泰康就是其中之一。

今天,泰康人寿,是全中国最领先、也是最国际化之一的人寿保险公司。

陈东升认为,国际化不是在国外开一家公司,就称自己为跨国公司“这太肤浅了”。国际化是按国际标准、国际成熟公司的治理结构和文化来塑造的公司,“坚持市场化,就是要坚持专业,就是要坚持规范,就是要坚持国际的标准”,一点点走出自己的一条路

陈东升有一个座右铭“大事要敢想,小事要一点一点地做”,缘起于小时候背毛主席的老三篇的反自由主义里,说知识分子“大事做不来,小事又不做”。陈东升希望为今天一些眼高手低的年轻人树立表率,要脚踏实地敢想会做。

4

零七年:

医疗养老,激情燃烧

自八九十年代开始,陈东升到过很多国家访问,也做过很多研究,他认为自己是“崇洋不媚外”,结合中国作为后发经济国家的实情,提出了“创新是率先模仿”的中国企业后发理论,以模仿开始,找最好的模仿、也要最快地模仿,通俗的话说就是“今天美国火的,明天中国一定火”。他秉着这个思路,继续寻找机会

陈东升说了两个没想到“中国老年化来的这么快,大家没想到;我们的准备那么不充分,没有想到”养老医疗,在未来中国经济社会发展中,会扮演至关重要的角色。

美国社会养老有三支柱:政府、企业、个人,政府大概4万亿美金的养老金,企业大概16万亿,个人也有约8万亿,总共是26万亿的养老保险资金,是GDP的140%,而中国养老金的储备只有5万亿人民币,是GDP的5%-6%

陈东升去美国参观一个养老社区中心,“我进去半小时就被征服了”,看到长者们在一流的硬件优雅的环境中,悠然自得幸福愉快的状态,“当时我很震撼,这不就是我们老说的共产主义生活吗?”

2007年,陈东升决定进军养老领域。 

5

未来二十年:

立志解决养老难养老贵

陈东升决定深耕寿险产业链,进行深度的产业整合,利用保险资金源稳定且长远的特有优势,将保险资金运用中的20%的不动产投资,用来办机构养老,是一种世界级的商业模式创新,致力于在中国点燃一场养老革命

中国有“养儿防老”的古话,或许今天还有一些保守的思想,认为把父母送到养老院是不孝的行为。但陈东升指出,老人在养老社区中,能找到很多新的伙伴,能排解孤独,还有有医疗保健的配套,和文化养老,能使老年人的生活更健康更丰富,他自己就很乐意接受。

虽然投资大收益不高回报慢,但这却正好是保险公司的一个优势。“我觉得人寿保险公司投养老社区、投医院就相当于投了一个长期的国债。”

陈东升举例说,“在目前泰康管理的1.2万亿的资金中,若拿出200亿去投养老社区,或许几年没有收益,但是还有1万零1千800亿资金的投资回报,可以覆盖这个200亿资金的短期零回报。但10年、20年后,它就会为保险公司带来稳定的长期的现金流。”

陈东升将目标回报控制在6%-10%之间。“养老、医疗是为人民服务的,我们不愿意、也不允许在养老社区和医院领域的投资去追求高回报。” 

为了让更多普通人能享受到好的养老社区服务,他希望之后能进一步降低成本,包括运用人工智能的技术创新、用“时间银行”的概念等来降低人力成本。

“时间银行”的概念就是,一个60岁的老人,在社区里帮助80岁的老人,社区会给予相应的积分,等到他80岁的时候,又可以用积分来换得新的60岁老人的服务,同步建立一种交流人际关系的回馈。

“所以我剩下的、未来的这个生命的时间,就是坚定地再不去做别的了,坚定地把医养这件事情做下去。”

“虽然你赚的钱没有别人赚得多,但老人们在这儿过着欢快的生活,老人们给你这些感谢,其实人生还追求什么呢?”

看到陈东升的状态每天还是活跃在第一线,但是因为找到所爱使命感驱使,所以不累,以一种特别亢奋的状态去继续做一个奔跑着的少年

编辑 | 爱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