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钱就是命

余华的《活着》里面写到:生活从来都不只是美好的,还有心酸和无奈、痛苦与泪水。没人愿意死去,其实都想活着,可是没有钱,连活着也变成了奢望。

新京报曾经报道:今年14岁的黑龙江女孩患再生障碍性贫血多年,近期病情恶化,需进行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治疗,由于前期治疗已花费近60万,家中无力再承担60万元手术费,她有了放弃治疗的想法,趁着午休从医院偷跑出去给自己买了寿衣想回家等死。


大病对一个家庭到底意味着什么?答案只有四个字:贫穷和破产!在疾病面前,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弱者,无数家庭从此一贫如洗,多年打拼的家业毁于朝夕,再美好的人生也会瞬间跌入痛苦的深渊。

两个月前《我不是药神》刷爆了朋友圈,影片里几个白血病患者和命运抗争的故事让无数人感动,重病是悬在中国家庭头上的一把刀,刀砸下来,便是一场金钱与命运的较量。

这部电影里吕受益这个角色让很多观众看的泪流满面,可以说他不是死于疾病而是死于没钱看病,吃不起天价药,又不想拖累家庭,活生生绝望致死。

片中吕受益对程勇说,妻子怀孕五个月他查出得病,那时他天天想死,孩子生下来后,他看着孩子一点也不想死了,拼命想活下来。吕受益自杀前又看了他的妻儿一眼,嘴角露出苦涩的微笑,他愿意为了他们而生,为了不让高额的药费拖累他们,他更可以为他们而死。

穷的病人有错吗?他的家人就不想救他吗?并不是,就是没钱没而已。可是,就差这么几万,就是一条命的价格。

在疾病面前,大部分的人都无能为力,一个普通家庭与贫困的差距,也就隔着一场病。哪怕是有车有房的中产,一场不大不小的病也能让你捉襟见肘,在疾病面前,我们和我们的家庭就是如此脆弱。

2

你会放弃患病的亲人吗

有人统计过,人一生罹患重大疾病的机会高达72.18%,患癌概率为36%,目前重大疾病的平均治疗花费一般都至少在30万元以上。重大疾病高发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所以每个人都必须面对这样的人生中的风险。

行业内常讲的重大疾病的“三高一低”就是:发病率高、治愈率高、治疗费用高、发病年龄越来越低。

重大疾病首先伤害的是身体健康,然后伤害的是财务健康,最后毁掉的是精神健康,然后毁掉一个家庭。在一个叫做《父母与我们,爱,拒绝遗憾》的视频看哭了亿万人!

节目组邀请了7组家庭,来参与一个对话。

主持人先问7个年轻人:“你有没有想过自己会生一场大病?”

他们的回答是,没有,真的没有,我现在还没想过这个问题。

接着,节目组又问:“如果你得了重病,费用超过多少,你会放弃治疗?”

年轻人的答案是:“一百万,八十万,一千万,能治还得治......”

有些干脆说:“甭管多少钱,(在治病上)反正都会,都会花......”

节目组同时也采访了父母。

问了他们同样的问题:“如果你的孩子得了重病,费用超过多少,你会放弃治疗?”

来看看父母们怎么回答。

这个母亲说:“卖房子,卖地,再不行,我捡废品,我也得管他。”

这个父亲说:“明知道不可治愈,也愿意尝试一下。”对,就是不放弃。哪怕医生已经下了死亡通牒。

第三家父亲说:“花多少钱无所谓,只要能治好他的病。”

第四、五家父亲说:

“有一线希望,我也得给她治了。”

“甭管花多少钱。”

第七家妈妈说:“要真是这样,我肯定,卖房子,卖地,我也要救我儿子。”

看到这里,已经有孩子哭了。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真情处。

在这样质朴又深沉的爱面前,所有人都潸然泪下。

而父母对孩子的爱,还远不止于此。

这个温柔的母亲忽然坚定地说,除了钱,房子,“拿我命换都可以的。”

这个妈妈一想到孩子可能重病,就已经先崩溃了,边流眼泪,边说:“换什么,都没关系。在我身上,取!”

接下来,记者又问了父母一个问题:“如果你们自己得了重病,会花多少钱?”

他们的答案是:一二十万,最多20万,二三十万也就,20万吧......

“如果到了晚期,那就放弃。”

“不治!”

“我不治了!”

“那我肯定不治。”

“早晚你得走,治来做什么。”

“能不给孩子添麻烦绝对不添。”

“真的,我说我老了以后,真的不让我儿子受这苦。”

这就是父母平时不会说出口的深情。

可我们又有几人真正知晓?真正懂得?

可怜天下父母心。世间没有一种感情,真正配得上“倾尽所能”“不顾一切”这样的词。

想想这些年你看过的新闻,在医院,有多少撕心裂肺的哀求?有多少悲痛欲绝的放弃?有多少万般无奈的求助?又有多少“一人患病,全家受穷”的悲情?而这一切的根源,只一个字——钱!因为在大病重病面前,50万是基本,70万是小康,100万才算富有!

3

不拖累 不连累

最近看到媒体报道了这样一个家庭,年仅20岁的女儿得了急性髓细胞白血病,医生建议骨髓移植是生存的必要条件,为给孩子治病这个家庭花了大约30万了,但噩梦并没有结束,为了赚取足够的钱来移植,她的父母出售了唯一的房子,向亲戚朋友四处举债。

内心愧疚的女儿为了不拖累父母,曾经多次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她在病房中写下了《我恨我的爸妈》:

原文是这样写的:

曾经,我有一个温馨、和睦、幸福的三口之家。我出生在一个农村家庭,生活虽然不太富裕,但是从小到大,爸妈都无微不至的关怀我,照顾我,尽所能的满足我的愿望,可这一切却在2016年5月27日改变了。

我被查出患有急性髓细胞白血病M5高危,医院从此就变成了我的家,没完没了的输液、打针、骨穿、腰穿相继而来,父母身体本来就不好,父亲2015年查出慢性膜性肾病,住院一个多月,经过长时间的调理身体好不容易有些起色,却又再一次被我压垮了,母亲患有糖尿病、高血压、高血脂,也一直在吃药控制,为了我现在一直头疼,头晕。

我恨他们!为了给我治病,四处找人借钱,甚至给人下跪,面对高昂的医疗费用只会躲在墙角哭泣,却在我面前强装笑容,无所畏惧,告诉我没关系,不用担心,一切有我们。

我恨他们!为了照顾我耽误自己的病情,私自停药,不告诉我他们的实际病情。父亲双腿双脚浮肿,连鞋都穿不进去,全身湿疹发扬,连一盒止痒药也舍不得买,医生通知他住院他就是不去还说没关系,可以挺得住。母亲头晕还不停的给我擦身体、喂水、喂药,液体要输整天整夜他们整天不睡觉给我看液体。

我恨他们!把所有营养的东西都给我补身体,自己却在病房外吃馒头喝米粥不顾自己的身体,还告诉我,他们都吃过了,我恨他们,也恨我自己,如果有下辈子我愿当母亲,他们当孩子,我愿用一生倾其所有照顾他们,爱护他们。

在中国一场重病,意味着天文数字一般的医疗费,意味着亲人漫长的陪护和辛苦的付出,每个中国人都应该能理解这种切肤之痛:只要一人重病,就等于给全家判了死刑。

4

灾难性支出一定要备好

在卫生经济学里有一个名词——灾难性医疗支出。当一个家庭自付的医疗费用超过家庭可支付能力的 40% 时,就认为这个家发生了灾难性的医疗支出。

世界上可以用钱来获得祥和与安宁的只有保险制度。中国人是真的看不起病吗?其实并不是这样的,而是错误的观念和侥幸心理导致了悲剧的频发。

保险就是不拖累生你的人,不连累你生人,不让自己处于无钱续命,不让家庭处于破产的尴尬境地。保险不是关住风险的那道门,却是打开希望的一扇窗。

在现有的制度和政策下,购买重疾险+医疗险,是规避大病风险的最佳选择!

重疾险:确诊保单合同里的约定大病就可以赔付,买多少保额就赔多少,至于赔付的钱怎么花,由你自己决定。

医疗险:实报实销,看病花多少给多少,有的医疗险甚至还可以提前垫付医药费的。

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病,叫穷病,但穷不是原罪,苦难也不是,失去最基本的对生命的敬畏才是,但这个穷,不是你的命穷,也不是你的身穷,而是你的“心穷”,只是缺少未雨绸缪的智慧而已。

记住吧!我们什么都可以拒绝,唯独风险拒绝不了,我们什么都可以省,唯独自己和整个家庭的救命钱不能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