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台时光穿梭机

我想穿越回三十年前的中国

看一看那时的快乐

到底有多么简单

......

个人有个人的生活观念和生活态度, 我觉得是无法评判。这篇文章只是从一个角度—自己觉得对的角度甚至站在了道德至高点来批判别人 。 我觉得可以发表自己的观点,也尊重别人的选择。这样是不是会很好一些?这个朋友说得好啊!作为工薪阶层,透一点提前享受一点有什么不可以!刷卡消费是最会享受最懂生活的,作者的生活想必好不到哪去吧?我们在别人嘴中失去了自我,外在的光鲜亮丽下换来盲目的攀比后的负债累累。不知不觉间我们成了金钱的奴隶,房奴车奴……亦舒说过真正有内涵的人从来都不炫耀,有一天才明白生活是自己的与别人无关。内心强大到不受别人左右,做真实的自己。我的爱情到来时,我竟然有预感,会在那段时间遇到真爱,结果真的在那段时间里遇到了,自己都感觉很奇特,难道这就是缘分?我想应该是吧那天,不过做了一个普通的决定,去做某一件事儿。后来,这个普通决定,把你推到那个人面前,从此你们就在一起了。 我和老公就是这样相遇的看来真的是命中注定你爱我了

那时候

没有学习机、没有书桌

两把椅子就撑起一家人的希望

个人有个人的生活观念和生活态度, 我觉得是无法评判。这篇文章只是从一个角度—自己觉得对的角度甚至站在了道德至高点来批判别人 。 我觉得可以发表自己的观点,也尊重别人的选择。这样是不是会很好一些?这个朋友说得好啊!作为工薪阶层,透一点提前享受一点有什么不可以!刷卡消费是最会享受最懂生活的,作者的生活想必好不到哪去吧?我们在别人嘴中失去了自我,外在的光鲜亮丽下换来盲目的攀比后的负债累累。不知不觉间我们成了金钱的奴隶,房奴车奴……亦舒说过真正有内涵的人从来都不炫耀,有一天才明白生活是自己的与别人无关。内心强大到不受别人左右,做真实的自己。我的爱情到来时,我竟然有预感,会在那段时间遇到真爱,结果真的在那段时间里遇到了,自己都感觉很奇特,难道这就是缘分?我想应该是吧那天,不过做了一个普通的决定,去做某一件事儿。后来,这个普通决定,把你推到那个人面前,从此你们就在一起了。 我和老公就是这样相遇的看来真的是命中注定你爱我了

那时候

偷懒都是靠智慧

但其实这种方法并不好用

那时候

铅笔盒的盖子上

都印着99乘法表

老师提问丝毫不慌

那时候

卷子都是印刷的

做完卷子后手上总是蹭的黑黑的

那时候

每节下课后

孩子们都会走出教室玩各种游戏

那时候

没有王者荣耀,没有吃鸡

快乐和金钱没有那么大的关系

那时候

年轻人最多的地方是图书馆

他们坚信知识就是力量

那时候

没有平板电脑

一台插天线的电视机

就能聚起好几家子的笑声

那时候

最美的电视背景墙就是

一家人的照片和孩子的奖状

那时候

一到晚上十点

电视上就是这个画面

那时候

拥有一盘喜欢的歌手的磁带

就能听上很久很久

那时候

一到上班时间

大街上满是骑着带横梁的自行车的人

那时候

一辆二八的自行车

就可以载着全家去很远的地方

那时候

公交车上坐着一位售票员

车厢里回荡着她热情的声音

那时候

谁家有辆桑塔纳

别人都会议论他家是不是有矿

那时候

火车都是绿皮车

站着的坐着的

环境再拥挤

也难掩每人脸上的兴奋

那时候

买飞机票是需要介绍信的

那时候

算数都是用算盘

手指飞快的拨动珠子

现在看来也特别帅

那时候

想要什么好看的衣服

奶奶都能用这台缝纫机

跟变戏法一样做出来

那时候

每逢艳阳天

街上都晒着同款花被子

那时候

女生流行什么发型

满大街都是一个发型

那时候

一到夏天的傍晚

院子里早早就摆满了

一张张凉席

那时候

除了大户人家

平民百姓只有在逢年过节才舍得加点荤

一家好几个孩子都要靠抢

那时候

水果都是几毛一斤

那时候

可乐还是个新奇的玩意儿

那时候

冰棍几分钱一个

现在琳琅满目的冰激凌

却找不到过去的味道

那时候

没有五花八门的零食

来上一锅锅巴都舍不得吃得太快

那时候

西餐厅长这个样子

那时候

恋人们约会都喜欢去咖啡厅

那时候

开始提倡自由恋爱

在大街上也可以看到

拉着手的恋人

那时候

开始流行婚纱照

那时候

找对象的要求更多的是人品

过得到一起

无论贫穷或是富贵都愿意

经常会想

没有手机的生活会是怎么的?

那时候的中国回答我

没有手机的夏天

一到晚上

街坊四邻都下楼乘凉

小孩子们追逐打闹

时间过得特别快

没有手机的冬天

谁家做了点好吃的

都会送给这家尝尝送给那家尝尝

那时候的人们

生活过得苦了点

但心里装满了沉甸甸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