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世界变好

不是因为救世主

而是因为追光者

                                                                         《我不是药神》

01
缘起缘灭

2009年,也是我们毕业的那年,他罹患白血病,同型号的白血病,他病房跳楼了三个,其中有一个爬窗爬的很慢的,他抢回来救了下来,同时,他是他们病房唯一活下来的那个,有人还会坐电梯去顶层,8楼,没有悬念

电影前半段,我暗自可惜,导演应该加重对患者病痛折磨的笔墨,渲染更多悲情的氛围,可后来我听到大家的笑声,我想这根本不必,因为经历过的人,只需要一层口罩就能明白个中苦楚,没经历过的人,表演再多也不过聊胜于无

我亲历过太多穷得没有任何办法,一到医院确诊连治疗都不治就回家等安乐的,医院不是慈善机构,有个女儿丝袜破了洞都没钱换,天天在走廊哭,他们穷得氧气都吸不起,可能没人敢相信,事实就是欠费到无法吸几块钱的氧气只能断氧,而断氧她爸爸就得死,她就是自己签字停氧眼睁睁看爸爸死的

我前几天发生日祝福给一个病友终于回话了,她移植之后又经历了肺排异,前年又做了肺部移植,换了肺,才勉强活下来,还有几个病友去上海当了志愿者试药,后来去当志愿者的病友死了,先前问他为什么要冒险,他说孩子需要钱,他就想免费治病

这就是我们的生活,没有什么你为什么坚强,就是病来了就去治,就这么简单,你要活下去,死亡不是你死一次或者死几次就能看清的东西,怎么死都会不甘,死亡临近时候并不是恐惧,更多的是急躁,没活完的急躁,我错过了这次而已,下次还会如期而至,但每次死神来的时候,我都不可能活够了,一样会有遗憾    《节选自“知乎“》

02
思 

含着泪看的影评,含着泪打完的字,无法直面死亡气息的我选择没有去观影,细想,我其实并不害怕死亡,我害怕的是,分离,有念想有牵挂,我不舍离去,是真的不舍

还是知乎,曾在上面看过一个留言,有的朋友说如果自己患了希望不大的重疾,他宁愿选择死亡,没经历过的人永远都不会知道,在濒临死亡的那一刻,自己会有多么多么的想留下,哪怕只有一丁点儿的希望

此刻耳边重复播放着主题曲,恐惧、悲伤、无奈,但更多的,是感恩,感恩自己还活着,感恩还能为自己和家人做些什么,天意不可违,我只盼望着从它指缝里透进来的那一点点光,别走,别走...

为了这一丁点儿的希望,我们可以怎么做?

03
直面

格列卫,甲磺酸伊马替尼片的商品名,用于治疗慢性髓性白血病和恶性胃肠道间质肿瘤

部分地区已经纳入了医保,但还是有许多人要自掏腰包,药价贵,需求人数占比不高,医院不会长期备货,有的人说可以找到1千块1盒的,有的人则说需要25000元/盒,一盒能管一个月,图片这个价格我是百度的,姑且按照这个价格粗略计算一下,一年下来就吃掉了14.4万

疾病侵蚀的不只是我们的肉体,还会将我们对美好未来的念想一并摧毁,谁会来拯救,谁会被拯救?有钱时钱不值钱,没钱时人不值钱,为了钱,你也许愿意做任何事情,但为了活,你一定愿意放弃任何事情,此时,命换不来钱,可没钱却要了命

04
选择

救命钱从哪里来?

”4万块一瓶,我病了3年,吃了3年,为了买药,房子没了,家人也拖垮了“

”2005年,格列卫价格已经定到25000一个月左右,我们吃了四年,吃进去了四套北京三环边的房子,当年东南三环潘家园的房子才6000左右一平米,最后也挺不住了,辞职出来经商“

自住房,是最多人率先选择放弃的东西,积蓄、房子、家人、孩子......前半生引以为傲的一切都要相继放弃,赢得了二次生命,却输了这所有的一切,输了让自己活下来的理由

如果可以选择,我希望把积蓄、房子留给家人,留给孩子,我可以只生存9年,把每五年压缩成一年过,再多陪一陪孩子,再多看一看这个世界,还是会遗憾,还是会不舍,但并没有不甘,9年,我的大儿子读上了大学,小女儿也上了中学,感恩

为什么是九年?

05
商业保险

大陆现有的癌症可多次赔付的商业保险产品,持续赔付最长时间的,是九年,商业保险无疑是最快速最直接,且成本最低的转移疾病造成经济风险的方式,相比起市面上的多次赔付重疾险,这样形态的产品价格不低,但这个设计确实有必要

30岁女性,50万保额计划  *具体内容以合同及条款为准

爱倍护重大疾病保险,恶性肿瘤3次赔付(大陆癌症赔付次数最多),每次间隔期3年(大陆癌症多次赔付间隔最短),新发、转移、持续、复发均可,同时还有一次非恶性肿瘤的重疾赔付(与那3次癌症赔付的时间均需间隔1年),轻症赔付3次(每次35%),身故赔付保额(若赔付过重疾则该项责任终止)

招商仁和人寿,始创于1875年,前身为保险招商局,业务范围为承保船壳和货物

1878年,招商局发起创办济和保险公司,主要业务范围为堆栈保险业务;1882年,保险招商局与仁和保险公司合并成为新仁和保险公司,继承中国第一家民族保险企业招牌;1886年,新仁和保险公司与济和保险公司合并成为仁济和保险公司,业务范围为轮船货物保险

1937年,仁济和保险公司因抗战爆发,业务进一步收缩,停办部分业务;1952年,仁济和保险公司汇入保险业整合的历史洪流中,最终消融不见;2016年,招商仁和人寿获得中国保监会批复筹建;次年通过中国保监会开业现场验收,获得中国保监会开业批文

作为中国民族工商业先驱的轮船招商局,在西方列强借助保险垄断地位,对其船货不予承保或勒索保费,欲将其扼杀于摇篮之际,为图强自救,创办了中国最早的民族保险公司-保险招商局

70余年间,仁和保险伴随中国社会的大动荡、大变革,经历了几度兴衰起落的坎坷历程,现由招商局、中国移动、中国航信三大央企,联合深圳市国企和三家民营企业共同发起设立,成功复牌,中国民族保险业的历史由此提前了半个多世纪

对于爱倍护,我们需要注意一下的是,那三次轻症虽然不分组也没有间隔期,但隐形分组还是有的,比如同是心血管疾病的“不典型急性心肌梗塞、冠状动脉介入手术、激光心肌打孔治疗手术”这三项,任意一项赔付过,其余两项责任终止

06

“知道自己得病时,老婆已经怀孕五个月了,那时天天都想死,孩子出来后,第一眼看到孩子就不想死了,想活着,想听他叫声爸爸”

活着,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欲望,和所爱的人一起好好地活着,则是一种奢侈

有一天也许会走远

也许还能再相见

无论在人群在天边

让我再看清你的脸

任泪水铺满了双眼

虽无言泪满面

不要神的光环

只要你的平凡